010 - 5166 3258

010 - 5166 3259

返回新闻中心

【新闻早班车】温暖直抵人心!92位刑事受害人领到司法救助金

2019-12-24 10:35 人浏览 作者:AG

  案件进入执行程序,被执行人刘某需还给申请人桂某友18万元,可是,通过传统查控、网络查控等各种手段,执行局工作人员均未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的财产。

  2017年11月6日,执行法官找到被执行人刘某。刘某诉苦道:“法官,我现在是真的没有履行能力,我有工程款,但是还没有结算,暂时还没拿到钱……”

  刘某百般狡辩,法院准备对他采取强制措施,刘某一看来真的,就主动缴纳了八万元执行款,并与申请人达成了分期履行的和解协议。

  然而,达成和解协议后,刘某却并未按照协议规定履行自己的还款义务,还拒绝接听执行法官电话,并以各种理由逃避执行。

  2019年12月17日,刘某作为另一案的被告到罗平县人民法院马街法庭开庭。

  可刘某仍然拒绝履行,他说:“我的房子、按揭车辆都登记在别人名下,哈哈,你拿我没办法!”

  因刘某拒绝履行,还涉嫌转移财产,最终,罗平法院对其采取了司法拘留15日的强制措施。

  云南法院坚决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对抗拒执行、逃避执行的失信被执行人,予以坚决打击,让生效的法律文书不打白条。

  胡某、陶某某、范某某、陈某某四人,同住一个小区,还不约而同地长期拖欠小区物业费。小区物业分别将四人诉至昆明市五华区人民法院,四个案件所涉金额分别为:4950元、4548元、5044元、6444元。

  五华法院依法审理后,判令四被告在法定期限内向该小区物业服务有限公司交清拖欠的物业费。但是物业公司多次催要,四人都没有交清物业费。案件进入了执行阶段。

  四人开始各种“拖”,被执行人要么电话打不通,要么以各种理由搪塞。反正,就是不愿意主动履行拖欠的物业费。

  考虑到被执行人晚上在家的可能性较大,五华法院执行干警在2019年12月17日晚来到小区“登门拜访”。

  果然,其中两件案子的被执行人在家看电视。开门后看到执行干警前来执行,被执行人大惊失色。

  执行员耐心地和被执行人释法明理,两件案子的被执行人都表示愿意将拖欠小区物业公司的物业费一次性缴清,配合法院执行。

  另外两个被执行人因外出不在家,执行员便将事先准备好的传票张贴至两被执行人的家门口,告知两被执行人,届时必须到法院接受询问,否则将承担严重的法律后果。目前,法院已将这两个案子被执行人银行卡上可供执行的款项足额冻结。

  执行法官介绍,像这样拖欠物业费的被执行人,还真不少,像这样涉及物业服务合同纠纷案的执行案件,他们已经承办共计29件了。假如另外两个被执行人仍然没有履行义务,那么,下一步就可以实结。

  “谢谢国家的司法救助政策,谢谢法官对我一家人的持续关爱!”拿着国家司法救助金的杜某难掩激动。

  12月20日下午,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召开国家司法救助金发放活动,对近年来曲靖辖区刑事附带民事赔偿案件中确无财产可供执行,急需解决生活困难的受害人39件92人发放国家司法救助金75.95万元,切实解决他们的燃眉之急。

  杜某是五年前一个刑事案件中的受害者。2014年,罗某因妻子离家出走怀疑是其妻子家人使坏,在其妻子的哥哥杜某家中放火报复,导致杜家一名幼童死亡,包括两名幼童在内的另外四人严重烧伤。案件进入庭审程序后,面对杜家的伤情及家庭情况,承办法官发出对被害人予以帮扶的捐赠倡议。

  截至2015年7月27日,社会爱心人士及企业捐赠善款59870元及价值600元的烧伤药膏一支,转交给了被害人杜某。该案进入二审和最高人民法院复核期,最高人民法院和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均给予了一定救助。

  经公开审理,曲靖中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罗某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同时判决其赔偿附带杜某经济损失64万余元。

  判决生效后,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罗某被执行了死刑,其贫困的家庭又没有民事赔偿能力。而杜某一家无固定收入,家庭贫困故申请司法救助。当天的司法救助,杜某家获得救助金6万元。

  现场还有其他像杜某这样的受害人,因被执行人在监狱服刑改造,或已被执行死刑,其本人无能力履行赔偿,受害人虽然赢得了官司却拿不到执行款,生活、就医和子女上学等基本生存问题面临着极大困难。

  春节前夕,曲靖中院举行司法救助金集中发放活动,目的是兑现和落实国家司法救助政策,救助一批生活困难的申请人,让申请人感受到司法救助的温度。

  “百善孝为先。”咤精姐姐认为,孝敬老人是每个成年人的道德责任和道德义务,也是必须履行的法律义务。

  然而,2019年11月6日,家住云南省大理州鹤庆县年近九旬的赵姓夫妻却因部分子女未尽到赡养义务,一纸诉状将几个子女诉至鹤庆县人民法院。

  考虑到本案二原告年事已高,且其中一名被告因残疾行动不便等情况,鹤庆县人民法院民事审判庭本着为民便民利民的原则,于2019年12月19日下午来到原告住所所在的村委会,将庭审开到当事人家门口。

  法官从法律规定、家庭关系、父母子女亲情等角度,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耐心细致地做子女的思想工作,并告知他们,“不赡养老人的行为,不仅要受到社会道德的谴责,更要受到法律的制裁!”

  赡养父母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也是法律规定的成年子女不能推脱的责任。作为子女,不能因家庭内部矛盾就找借口推诿,不赡养父母,更不应该以得到父母财产的多少来区分履行赡养义务的轻重。

  12月18日上午,广南县人民法院审理了王某某非法猎捕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案。这案也是广南县首例野生动物保护领域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案件。

  考虑到被告人王某某已经68岁且身患重病,法院将法庭搬到坝美镇者歪村委会龙岜谢小组巡回开庭审理。

  2019年7月22日,王某某“忍无可忍”,在没有办理相关猎捕手续的情况下,用铁夹在玉米地中猎捕了一只猴子。

  随后,王某某将猎捕的猴子带回家中,拴在猪圈里,并对这只受伤的猴子进行积极救治。

  7月25日,广南县森林公安局将被捕的猴子和涉案铁夹扣押。27日,猴子被送往救治,可不幸的是,两天后,猴子经救治无效死亡。

  经鉴定,王某某非法猎捕的猴子为灵长目猴科猕猴属猕猴,属于国家II级保护动物,经济价值为1万元。

  公诉机关以被告人王某某犯非法猎捕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向法院提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

  法院审理后认为,被告人王某某猎捕猕猴,是出于避免自己经济损失的考虑,猎捕后,他又对猕猴进行积极救治,犯罪情节轻微,且王某某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具有坦白情节。

  综上,法庭当庭判决:被告人王某某犯非法猎捕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免予刑事处罚,依法判决其承担非法猎捕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猕猴所造成的经济损失人民币500元,上缴国库。

  该案的成功审判,有效维护了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是“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又一个司法实践。

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