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 - 5166 3258

010 - 5166 3259

返回新闻中心

《青春末班车》第22章:花开花落

2019-11-09 13:44 人浏览 作者:AG

  城市给了人们太多的幻想,有时候我们分不清自己生活在城市还是城市生活在我们之中。它是一架永远都在旋转的机器,每个螺母都承担着巨大的重量,为了生活,每个人不得不跟紧了步伐,生怕自己成了边缘人。科大所处的位置就在城市的边缘,校墙外是农民的麦田和工厂,以及操着陌生口音的男女老少,他们赚着科大学生和老师的小钱,同时科大人心甘情愿地奉养着周围的一切。边缘也意味着更多的自由、开放,可以免受车水马龙的残杀,亦可远离灯红酒绿的浸透。从科大南门通往市中心有两种选择,直通往前的大街和向右拐再直行的小路,走大街便快速接入商贾云集之地,西行小路却是另一派景象,处处小商小店,风景秀丽,本市最有名气地几处游览圣地便坐落于此,更吸引人的是这里便宜的房价,几乎是市区的一半。曾经树立两旁的民居房,如今却是人去楼空,有的因为拓修公路被拆除了,保留下的很少有人去住,他们的主人都搬到更漂亮更优质的商品房去了。

  正是城市的边缘人让这里重新焕发出了生机,有了她的第二春,这些由求职者、待业者、低薪者和学生们组成的边缘人就在这里过着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因为有了这个狭小的“窝”,他们不再孤单,不再无助,开始满怀信心寻找新一天的阳光。

  学生公寓的床铺有不少是闲置的,不是因为没有安排人住,相反,科大学生的住宿有时可以说是超员,许多人为此抱怨声声,然而学生们对这紧缺的资源并不十分珍惜,弃之扔之,走出校门加入到了流浪部落居住地,这里才是他们真正的家,属于自我或两人的世界。租一间不大不小的房子,手续很简单,只要你付上一二百块的租金就可以,拿上身份证房东便更加情愿,男女两人合租一间既经济又实用,也不会有人管你的结婚证什么的,结了婚谁吃饱了撑着跑这里来,房东们大都是很清楚这一点的,城市边缘的房屋交易就这样既隐蔽又公开地进行着,说是隐蔽,房东们是守信用的,他们不会将客人的信息泄漏,对学生们租房更是严加保密;说是公开,对内幕人、求房者、知情者,他们的信息是公开的,他们常教育学生们说:“这算什么,哪个大款贪官没有几套别墅几个二奶什么的,他们在城市的哪家宾馆没住过,他们的交易比我们黑,拿纳税人的钱逍遥自在,是公开了的秘密。”

  即便如此,当方天仁带着陈梦阳来到这里的时候,心中免不了有些心虚,他们俩是在吃完晚饭后骑车过来的,陈梦阳带着方天仁,两人一路慢骑,装出一副观赏街景的样子,方天仁爬在后面叮嘱陈梦阳说:“若是在那里碰上熟人,不要打听他们,我老乡你是认识的,他女友是广东人,我也不熟,咱们九点就撤。”

  “你小子,竟跟这些人打交道,什么时候你也弄一间呢。”陈梦阳开他的玩笑说,

  说笑间,两人已钻进了居民楼区,院子里没有一个人,四周也很静,从外面看上去,楼上的窗户全是紧闭的,尘土积了一层又一层,也许是好久没人打扫了。他们的车子一直骑到楼层入口处,这是一栋靠边的六层楼,楼道口放着几辆自行车,车上的牌子被人为拧掉了,也看不出是科大学生的车子。

  陈梦阳跟着方天仁轻手轻脚上了楼,到了三楼方天仁埋头只往前走,并不看哪家的门,陈梦阳却是好奇,很想从关得严实的门内看出点东西来,接着方天仁停了下来,抬手敲了敲房门,见没人回应,便拿出钥匙开了门。“知道没人还敲门?”陈梦阳随便问了一句,“虽说晚上是我的时间,可万一人家没通知我呆在里面,那不坏事了。”方天仁鬼秘地笑道。

  “那怎能行呢,人家又不方便,我心里还痒痒呢。”方天仁说。这间房子原来是一室一厅的,里屋放着一张大床,地上堆着几只纸箱,墙上除了几张大大的美女照没别的装饰,屋内极其简单却很干净,想必主人也是个蛮勤快的人吧,客厅并不比卧室大,只是没放床就觉得宽敞了许多,惟一的家具就是一套电脑桌椅加一台电脑,一张像是房主搬家时留下的旧桌子,上面铺着几张报纸,暖气早已不供水了,虽已入冬,屋里却不十分寒冷,卧室里有台电暖炉,是供睡觉时驱寒用的,但若是两个人挤在一起想必就忘记寒冬的存在了。

  “天仁啊,你过夜也睡在里屋吗?”陈梦阳打开电脑,听着悠扬的音乐,他突然感觉到屋里原来是很温暖的,甚至比六个人住的宿舍更加温暖舒适,他试想着两人在一天的繁忙学习和工作之后,脱掉浑身的疲惫,男的买来新鲜的蔬菜,女人一边听着小曲一边做饭,他们该是多么的幸福、多么的自由自在啊!他们不是孤独的,通过那根细细的电话线,他们遨游在网络的海洋中,尽情陶冶在现代文明营造的小屋里,他们的生活原来是如此充实而多彩。

  “至今我只留宿过一次,其实也没什么的,我们又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方天仁一边扫地一边伴着轻快的音乐在地板上起舞。他原是很少动的人,不过到了这里就像变了一个人,唱歌跳舞样样来,有时还会即兴和他老乡的女朋友跳上一曲。方天仁是个精明又心细的人,和他们住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显得比平时机灵几分,生怕让人家女孩子感到不自在,极力维护他们的两人世界,然而在私底下,他少不了叮嘱自己的老乡:“你小子一定要掌握分寸,别留下什么后遗症。”

  “都什么年代了,同居的又不是我一个,哪个大学没有?”方天仁的老乡认为他只是千百万个尝吃禁果的一分子,而且是微不足道的一分子,那些生了几次孩子依然是青春荡洋的女生不计较什么,他就根本没资格计较了,更何况男女同居不全是坏处,否则校园中不知会增加多少同性恋和强奸者呢。

  “嗳,梦阳啊,听说人家现在都不进聊天室了,用什么O-I-C-Q?对,QICQ聊天。”方天仁岔过话题说。他上网除了光顾BBS,最多的是看新闻了,什么都看,同时上网又能满足他极强的猎图习惯,每次总有一大堆美女照被他选中,然后放在一个专门的夹子里,取名“我的女人”。

  “听人说过,不过不太熟,西格好像玩过那东西。”陈梦阳站在窗前,皱着眉看外面的风景,说是风景,只不过是一排排的楼房,一个个发黑的窗户,昏暗的路灯下散发着发霉的空气,不过从刚才进来的道上望去,城市的面容还是显露了一点,此刻正是灯光通明,炫丽多彩,如果再高一点,便能看见科大院内的教学大楼了,突然,陈梦阳紧紧地盯上了远远走来的一男一女,他们互相拉着手,一双影子宛如一对企鹅,低着头正一步步地向他们这里走来。“天仁,天仁,你看看那是谁。”方天仁听见,急忙放下鼠标,弯着身子往窗外看,因为他看见陈梦阳刚才挺着的身子一下子也弯了下来。顺着陈梦阳指的位置看去,方天仁一下子就发现了那两个人,心中不由得一阵紧张,幸好那个人很快就被楼挡住了,陈梦阳趁机又检查了一下门是否关紧。

  “看样子,他们也是往楼上来了,这事闹的,可不能和他们碰面啊。”陈梦阳赶快又把电脑音响关掉,耳朵贴着门听外面的动静,果然不一会儿,他就听到了轻踩楼梯的声音和程干才奇特的说话声,声音越来越清,越来越近,他的心也越来越紧张。渐渐的,他又觉得耳边的声音变小了,又越来越远。“还好,他们上楼去了……嗳,你以前没有见过他们吗?”陈梦阳走过来,长叹一口气说道,方天仁坐在电脑前一动不动,似在发呆,好大一会儿他才回过神来说:“没有的,或许是没注意吧,他们保密的可厉害吧,全班上竟然无人知道,这事真怪。”

  “咚,咚……”从头上传来皮鞋落地的声音,吓得两人都呆坐在原地不动,陈梦阳一句话还没说完就咽了回去,方天仁这次的反应倒快,忙跑到窗台前竖起耳朵侦听起来,“他们这就在咱头上干起来了?”方天仁似有些不信,却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因为不一会他们俩就清晰地听到了床板“吱,吱,吱”的扭动声和急促的呻吟伴着轻微的叫声,在这寂静的夜里,连寒冷都是僵死的夜里,惟有他们不知是幸福还是痛苦的声响在空气中扩散。楼房是安静的,陈梦阳和方天仁也是静默的,温暖的月光穿不透厚厚的窗帘,只有偷着钻进来的冷风带着男女混杂的气味。整个世界也是静的,仿佛都在聆听由这对男女学生演奏出来的独特音乐,因为他们是大学生,有着较多的文化修养 ,又因为他们不只是大学生,而且还是很前卫的青年人,于是又多添了几分渴望和好奇。

  “别听了,我老乡他们来了。”方天仁说着准备去开门,陈梦阳便乘机端坐到了电脑桌前,佯装玩起了他的3DMAX,心里却依然想着楼上的程干才他俩。

  “Hi,你好,梦阳,难得光临啊。”来人进门就直向陈梦阳打招呼,身后是一位女子,肩上挎着一个白包,冷得直发抖,她向两人打完招呼就直接进里屋去了,接着就感到了电热炉散出的暖气。“小齐,发财了教咱几招吧,让咱哥们也风光风光。”陈梦阳早知道他在市里一家公司兼职一年多了,收入还不错,于是向他开玩笑说。“你们不是吃这饭的料,还是踏实学习吧。”他肯定地答道,将身上的棉衣脱下来撂在桌子上。

  “哪里不比这强,南方随便两千多工资,我介绍你去我朋友那里,你试试就知道了。”他滔滔不绝地说着,陈梦阳则直觉他具有了一个痞子所有的一切,只当是耳边风罢了,自他第一次在舞会上认识他起,交往虽不多,对他的人品却了如指掌,不就是撑着老子的钱泡女人吗?

  “这话我可记住了啊,别到时却翻脸不认人噢!”陈梦阳则给他抬抬威风,对这种人迎合才是最大的尊重。

  “我们该走了,不然路上遇劫匪就惨了。”陈梦阳用眼光看看方天仁,向小齐说道。

  “一定,一定。”陈梦阳说着拉开们,两人一前一后出了门,那个女的听说他们要走,也跟着送了出来,方天仁急拦住他的老乡,不让声张,拉起陈梦阳轻步下了楼。四楼的宿舍窗户还没有熄灯,陈梦阳和方天仁相视一笑,惭愧地走出了居民楼。

  从实习点回来,已到元旦放假时间,附近的学生们为图方便,直接从工厂乘车回家去了。然而毕竟是元旦,不是长假,马上意味着就要考试,还有一周时间,决定这学期生命攸关的大考就要来临了,如果没有万分的把握,最好还是呆在学校,做做小抄,背背书,及格是不成问题的。然而越是没有把握的人,越是不把考试放在眼里,陈梦阳不久前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应该列入这一类学生,多次的考场经验,他已经总结出了几条必胜信条:学的不比抄的,抄的不如偷看的,偷的不如通上级关系的,但这些手段他一样也不行,就连他必用的抄也是战前练兵,派不上用场,至今还没有练出一套过硬的作弊功夫来。于是,杨艳的一个邀请,假日第一天他们就骑车去了市内的龙泉公园。

  陈梦阳一直搞不清楚,女人会把男人搞得死心塌地、没一点脾气,他心里一直在嘀咕,李金羽你是碰上什么桃花运,有那么漂亮的姑娘跟着你,还不用你操心花费,你上辈子是积德了,不只陈梦阳,他们班上的人谁不羡慕老李攀上那个女朋友呢。都说老李是球场情场两得意,殊不知她那女朋友实是冲着他的一手好球而跟着的。女人天生爱运动的男人,所有人都这么说,连他们的英语老师也这么认为,难怪球场上看球的女生多,抱衣服拿矿泉水的女人更多,“这世道变坏了!”从不打球的西格哀叹说,陈梦阳只是苦笑,他不相信,女人们的眼光都会出奇的一致,只看表面不观本质,容易被某些现象所迷惑,不能看到男人静态美的一面。

  240宿舍今天很冷清,先前过节度假,他们都是一起游玩野炊的,享受着大团圆的幸福生活,两个女人的闯入,打破了他们美好的梦,小胖和方天仁早早地起来跑教室了,韩佳荣原本有班上的女孩子请他逛街的,可他推辞说已经约了人去玩,吃了早饭便跟西格去侍尚公司了。西格昨晚透露了侍尚公司组织了一场演出,元旦期间专门奉献给员工的,是小莉打了电话叫西格和他的朋友一起过去,李金羽还在睡梦中,就听到他女朋友甜甜的呼唤声了,草草洗完脸,两人就共度早餐去了。

  “没什么呀,元旦嘛,新一年的开始。”杨艳不知道是故意在躲避,还是真的想不出今天有什么特殊的意义来。

  “九九啊,久久,多好的含义,它预示着每个人的生命也是无限的,情人们爱情长久,朋友们友谊长存,它也意味着咱们的情谊如流水不断。嗳,丫头,我们来共同祈祷吧。”陈梦阳痴痴地看着脚下的龙泉水,水是结成冰的,几只坏船停在岸边,被冰困住了大半身,对岸原是一片森林,如今也只有一些松柏无力地耷拉着。

  “祈祷什么?”杨艳低声说着,被陈梦阳的神情有所感染,虽然沐浴着温暖的阳光,可身上仍感到有些微冷。

  “但愿吧,我们都不是那种虚幻的人,我会很好珍惜咱们的感情的,未来是什么,我们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

  陈梦阳被她问得突然,不知如何是好,他深知杨艳一直在逃避自己的感情,她怎么会突然冒出这样的一句话呢?如果没有这个“情”字,我们早已成了最要好的朋友呢,可是对她,我不能没有这个“情”。曾经,我们都心如明镜地保持着一种同事加朋友关系,但也都明白,对方热烈的情之火一刻也没有息灭过,双方只能将人世间最美好的爱情藏在心底,却不知哪一天会开花结果。“我……我不能,”陈梦阳怔了半天,才说出话来,脸上却火似的烫。

  杨艳“扑哧”一声笑了,脸上泛着红晕,她料想到了陈梦阳会这样回答,虽然这也是她的心思,可让陈梦阳这样说出来,心中免不了有些失望,毕竟,她说这话时是认真的。她没有再言语,陈梦阳更不能说话,那样只会越说越尴尬,会让杨艳更加失望。

  “你没有那个胆量?”杨艳天真的笑着,想从他那张紧锁的脸上再次挖掘出一些东西来。

  “你……真坏,”她嘴一瞥,拳头重重地砸在陈梦阳的胸前,这次陈梦阳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两颗在彼此的笑声中贴得更近了。

  不止尝过一次爱情之苦的陈梦阳,面对这份向往已久的感情,突然失去了自我,再次陷入到苦恼之中,他站在杨艳身后,看着她痴迷地看风景的样子,真想扑上去将她紧紧抱住。可是有一种力量却在心里说:你不能,你不能做个无耻的人,于是他想到了小齐,想到了住在小齐楼上的程干才他们,他们无耻吗?不,他们生活得太幸福了,为什么要让自己承受这种苦难呢?为什么?杨艳到底在想些什么?她是喜欢我,还是拿我玩?不,她是真心爱我的,那又为何躲避呢?是的,她是模特,模特是大家的模特,是怕影响了自己的声誉?还是我的确配不上她?校花?校花怎么呢,难道她不是人,是人总有七情六欲的,是有情感的,是渴望男人的关怀和爱的……

  他自问自答,又自我否定,本就混浊的脑子越发混乱不清起来,眼前的人也不只是一个人,而是变成了许多不同的杨艳,忽远忽近地在他眼前跳舞。陈梦阳开始感到呼吸困难,腿脚发软,体内集聚着巨大的能量无处散发。突然,他再也控制不住那双手,猛地扑过去将那飘忽不定的影子紧紧合拢抱紧,脑子里飞快地闪过一个罪恶的念头便再也不肯放松。

  杨艳没有拒绝,也没有反抗,只感到身子瑟瑟发抖,像是不属于自己的,说不上是恐惧还是幸福的泪水从眼角跌落。她没有反应,静静地注视着远方,又像是在等待陈梦阳下的一个动作,因为她被他持久的紧抱感到些生疼了。陈梦阳却没有松手,只见他张开了嘴,喃喃地说:“丫头,原谅我吧。”

  “你好些了吗?”她没有回答他的话,微微一笑,说道,陈梦阳知道她并未生气,便放下心来,低下头埋在她的肩上,感觉着她的呼吸和气味。

  “给我读一首诗吧,不要情诗。”杨艳说着闭上了眼睛,细细的眉毛似动非动,黝黑的长发被陈梦阳抱在怀中,不能低头,只好仰起头来,脖子上的项链暴露在冬日的阳光下闪闪发亮。

  元旦过后,还有一周的复习时间,陈梦阳脑海中依然没有脱离与杨艳度过的每一刻时光,就不得不投入到繁忙的工作中去,这一周绝不能浪费在无味的复习当中,反正该会的已经会了,剩下的复习也是白搭,这么忙的时节,找一个请教问题的人也是难上加难,还不如办一些有用的事罢了。陈梦阳这边刚刚决定,就接到了学报编辑部老师的电话,一听是政治课王老师,忙向她问新年好,那边却急着催促他:你速到编辑室校稿子,这期的学报准备用你的稿子,陈梦阳听罢再也抑止不住内心的激动,飞奔出了生活区。

  走进红楼,陈梦阳下意识地想到了校报,以及自己校报记者的身份,可是自从开学以来,他就几乎与校报断了联系,校园里的新闻少得可怜,能上报的不过都是些口号文章,无病呻吟之类,这样的作文他造不出来。于是当他的站长即将毕业时,他甚至没得到一点消息就被另一位记者站长领导了。他偶尔也会写一些批评文章,发发牢骚、解解闷。他没有权力也没有理由去提辞职,惟有时间可以让他自动除名,或者是等待着下一轮选拔的到来。

  编辑室里挤满了好多人,有熟悉的电机系主任,政治教研室主任以及理论课的老师,更多的人他只是见过却对不上名来,可他敢认定,这些人都是各系、部的核心人物,陈梦阳在这么多大人物前不敢问话,便偷偷地钻过人群看见了里屋的王老师。

  “你把稿子拿回去仔细看一遍,如没有意见,就照此发表,如有意见,明天早上放学时间连同稿子交到这里。”陈梦阳还想再说什么,只见老师又忙别的去了,便说了声:“谢谢您,老师。”钻出人群走了。

  天气预报早就说,将有一股从新疆袭来的冷空气影响华北的大部分地区,同时伴随着降雪,将会有力缓解近来持续干燥的气候和暖冬天气,人们或许能感到冬天的脚步了,但这样苦等了几天仍不见雪的影子,倒是阳光一日烈比一日,于是希望又一次破灭了,北方的冬天又将无雪了。

  本学期最后一期校报发到了学生们手里,陈梦阳像往常一样翻阅着它,却对一个豆腐块大的文字心里“咯噔”了一下:在最近举行的记者招聘会上,新一届班子已经组建,电机系的名单里没了自己,同时也没了另外几个人,而且换了新人,只在末尾向老记者们表示感谢。惊讶之余陈梦阳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自己又不干事,占着人家的位置干吗?倒很为他们的举动欣慰起来。欣慰归欣慰,也同时成了他的一块心病。后来,他把这段经历写进了自己的日记:机会是自己争来的,别人不会把机会送给你,人最大的缺点是没有竞争的勇气,本应属于自己的东西就白白丢失了,长此以往,你将不再是你,陈梦阳啊陈梦阳,久而久之,怕是杨艳也会离开你的……

  杨艳帮陈梦阳收拾完文学社的事务之后,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学校,表演系早就放寒假了,是她主张留几天处理一点社内杂务的,陈梦阳整天忙于各种复习强化课,也就忘了忙碌在国金系楼下的杨艳。她是在思考了一个小时之后才决定与陈梦阳不辞而别的,在寒冷的格尔斯火车站,她犹豫了几次还是没有给陈梦阳打电话。车站是流动的竞技场,每年的春节回家都挤得要死,这次也不例外,终于费力九牛二虎之力挤进了车厢,当火车缓缓驶出站台,迷蒙的灯光照着她憔悴的面庞,想着此刻的他或许正在伏案学习,一个人孤独到深夜,杨艳再也不忍心去想这些,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夜色,宛如黑幕。

  多少年来,人们一直都没有放弃对爱的追求,即便爱是折磨,爱是痛苦,也不能终止对她的渴望。没有爱的青春,是不完美的,不完美的青春,怎能说是洁白、无暇的人生呢?

  校园里是冷清的,正如冬季是寒冷的,行走在满是落叶的草坪上,不再是宁静与悠闲,孤独与寂寞主宰着整个校园,人走楼空,一切都没了,空荡的校园惟有一个人还在疾驰,他疯狂地飞奔着,妄想冲破这死的阴暗,冷的气息。他发出的声音愈大,校园便显得愈加安静,他便愈加感到极大的恐惧,仿佛正有一张无形的手朝他伸来,拧住他的咽喉,然后使他慢慢窒息。终于,他控制不住要咆哮了,他要反抗,他正在积聚能量,他要大喊一声,可声音依然那么微小,连他自己也听不清。“丫头——”他鼓足了全身的劲,再一次亮起嗓子喊道,这次他听到了一个回声,远远地飘进他的耳朵,那么单调、凄凉,在高耸的树枝盘旋,消失。他呆住了,文学社的门把上不知何时贴了封条,他急促地揭开封纸,开门进了屋,桌子上的书报摆得整整齐齐,花瓶中垂着一朵凋零的月季。地是清扫过了的,这个平日里给他们温暖的小屋,此时也只有空荡和陌生,他随手抄起一本《追日》,下面压着几页稿纸,是杨艳临走前留下的。

  “梦阳,该做的活我都帮你做完了,我知道你的功课很紧,下学期又要实习,这些活儿拖到节后来就不好办了。莫雅来过几次,都没碰见你,她说让你回电话。或许她还会来找你。感谢你送给我的围巾,还有你带给我的快乐,我将终身难忘,有一件事没有告诉你,就是我已经不在侍尚公司上班了,我想静下心来好好读书,我也要向你学习嘛。我在学校网站看到你的论文了!真的,我应该为你庆贺,可知道你在忙着考试,所以就等到下学期吧。”

  “梦阳,临走前我总结了一下自己这学期的得失,发觉竟然有那么多不该发生的事,但是,你又给了我很多的快乐和帮助,所以就公平了。有时我觉得欠你的太多,想办法弥补时,你却认为我很无情。还有啊,我说过的,衣服要勤洗嘛,你是不适合穿牛仔衣服的,下一次我教你一些礼仪常识,全免费的!我们算是扯平了。”

  我姨妈从西藏给我回信了,我好久没有她的消息了,知道我为什么喜欢去西藏吗?我姨妈二十多年前去援藏建设,从此就留在那里了,她经常给我寄那里的照片,太美了,真的!你不会以为我又赶时髦吧?对了,今年如果有机会,我也会加入志愿者队伍的,先去那边锻炼一下,我有心理准备的噢。”

  “下学期我们要去广州实习,四月份才能到学校,你自己保重吧,别不关心自己的身体,文学社你就让莫雅多忙些吧,她能行的。一定要好好学习啊,我最讨厌那种不学无术的人呢,代我向社里人问好,还有我欠西格一顿饭,欠莫雅一场电影,你先帮我还了吧,回来我双倍赔给你。一个人在外注意点,大年三十我们约好网上聊吧,人家都团圆呢,你却一个人流浪在学校,坚持就是胜利啊。还记得吗?我们认识有两年了,找个时间咱们聚聚吧!不要给我打电话,电话费好贵的,写信可以,发E-mail也行,对了,我也有QQ号码了,有时间了,我们也QQ一下。”

  城市给了人们太多的幻想,有时候我们分不清自己生活在城市还是城市生活在我们之中。它是一架永远都在旋转的机器,每个螺母都承担着巨大的重量,为了生活,每个人不得不跟紧了步伐,生怕自己成了边缘人。科大所处的位置就在城市的边缘,校墙外是农民的麦田和工厂,以及操着陌生口音的男女老少,他们赚着科大学生和老师的小钱,同时科大人心甘情愿地奉养着周围的一切。边缘也意味着更多的自由、开放,可以免受车水马龙的残杀,亦可远离灯红酒绿的浸透。从科大南门通往市中心有两种选择,直通往前的大街和向右拐再直行的小路,走大街便快速接入商贾云集之地,西行小路却是另一派景象,处处小商小店,风景秀丽,本市最有名气地几处游览圣地便坐落于此,更吸引人的是这里便宜的房价,几乎是市区的一半。曾经树立两旁的民居房,如今却是人去楼空,有的因为拓修公路被拆除了,保留下的很少有人去住,他们的主人都搬到更漂亮更优质的商品房去了。

  正是城市的边缘人让这里重新焕发出了生机,有了她的第二春,这些由求职者、待业者、低薪者和学生们组成的边缘人就在这里过着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因为有了这个狭小的“窝”,他们不再孤单,不再无助,开始满怀信心寻找新一天的阳光。

  学生公寓的床铺有不少是闲置的,不是因为没有安排人住,相反,科大学生的住宿有时可以说是超员,许多人为此抱怨声声,然而学生们对这紧缺的资源并不十分珍惜,弃之扔之,走出校门加入到了流浪部落居住地,这里才是他们真正的家,属于自我或两人的世界。租一间不大不小的房子,手续很简单,只要你付上一二百块的租金就可以,拿上身份证房东便更加情愿,男女两人合租一间既经济又实用,也不会有人管你的结婚证什么的,结了婚谁吃饱了撑着跑这里来,房东们大都是很清楚这一点的,城市边缘的房屋交易就这样既隐蔽又公开地进行着,说是隐蔽,房东们是守信用的,他们不会将客人的信息泄漏,对学生们租房更是严加保密;说是公开,对内幕人、求房者、知情者,他们的信息是公开的,他们常教育学生们说:“这算什么,哪个大款贪官没有几套别墅几个二奶什么的,他们在城市的哪家宾馆没住过,他们的交易比我们黑,拿纳税人的钱逍遥自在,是公开了的秘密。”

  即便如此,当方天仁带着陈梦阳来到这里的时候,心中免不了有些心虚,他们俩是在吃完晚饭后骑车过来的,陈梦阳带着方天仁,两人一路慢骑,装出一副观赏街景的样子,方天仁爬在后面叮嘱陈梦阳说:“若是在那里碰上熟人,不要打听他们,我老乡你是认识的,他女友是广东人,我也不熟,咱们九点就撤。”

  “你小子,竟跟这些人打交道,什么时候你也弄一间呢。”陈梦阳开他的玩笑说,

  说笑间,两人已钻进了居民楼区,院子里没有一个人,四周也很静,从外面看上去,楼上的窗户全是紧闭的,尘土积了一层又一层,也许是好久没人打扫了。他们的车子一直骑到楼层入口处,这是一栋靠边的六层楼,楼道口放着几辆自行车,车上的牌子被人为拧掉了,也看不出是科大学生的车子。

  陈梦阳跟着方天仁轻手轻脚上了楼,到了三楼方天仁埋头只往前走,并不看哪家的门,陈梦阳却是好奇,很想从关得严实的门内看出点东西来,接着方天仁停了下来,抬手敲了敲房门,见没人回应,便拿出钥匙开了门。“知道没人还敲门?”陈梦阳随便问了一句,“虽说晚上是我的时间,可万一人家没通知我呆在里面,那不坏事了。”方天仁鬼秘地笑道。

  “那怎能行呢,人家又不方便,我心里还痒痒呢。”方天仁说。这间房子原来是一室一厅的,里屋放着一张大床,地上堆着几只纸箱,墙上除了几张大大的美女照没别的装饰,屋内极其简单却很干净,想必主人也是个蛮勤快的人吧,客厅并不比卧室大,只是没放床就觉得宽敞了许多,惟一的家具就是一套电脑桌椅加一台电脑,一张像是房主搬家时留下的旧桌子,上面铺着几张报纸,暖气早已不供水了,虽已入冬,屋里却不十分寒冷,卧室里有台电暖炉,是供睡觉时驱寒用的,但若是两个人挤在一起想必就忘记寒冬的存在了。

  “天仁啊,你过夜也睡在里屋吗?”陈梦阳打开电脑,听着悠扬的音乐,他突然感觉到屋里原来是很温暖的,甚至比六个人住的宿舍更加温暖舒适,他试想着两人在一天的繁忙学习和工作之后,脱掉浑身的疲惫,男的买来新鲜的蔬菜,女人一边听着小曲一边做饭,他们该是多么的幸福、多么的自由自在啊!他们不是孤独的,通过那根细细的电话线,他们遨游在网络的海洋中,尽情陶冶在现代文明营造的小屋里,他们的生活原来是如此充实而多彩。

  “至今我只留宿过一次,其实也没什么的,我们又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方天仁一边扫地一边伴着轻快的音乐在地板上起舞。他原是很少动的人,不过到了这里就像变了一个人,唱歌跳舞样样来,有时还会即兴和他老乡的女朋友跳上一曲。方天仁是个精明又心细的人,和他们住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显得比平时机灵几分,生怕让人家女孩子感到不自在,极力维护他们的两人世界,然而在私底下,他少不了叮嘱自己的老乡:“你小子一定要掌握分寸,别留下什么后遗症。”

  “都什么年代了,同居的又不是我一个,哪个大学没有?”方天仁的老乡认为他只是千百万个尝吃禁果的一分子,而且是微不足道的一分子,那些生了几次孩子依然是青春荡洋的女生不计较什么,他就根本没资格计较了,更何况男女同居不全是坏处,否则校园中不知会增加多少同性恋和强奸者呢。

  “嗳,梦阳啊,听说人家现在都不进聊天室了,用什么O-I-C-Q?对,QICQ聊天。”方天仁岔过话题说。他上网除了光顾BBS,最多的是看新闻了,什么都看,同时上网又能满足他极强的猎图习惯,每次总有一大堆美女照被他选中,然后放在一个专门的夹子里,取名“我的女人”。

  “听人说过,不过不太熟,西格好像玩过那东西。”陈梦阳站在窗前,皱着眉看外面的风景,说是风景,只不过是一排排的楼房,一个个发黑的窗户,昏暗的路灯下散发着发霉的空气,不过从刚才进来的道上望去,城市的面容还是显露了一点,此刻正是灯光通明,炫丽多彩,如果再高一点,便能看见科大院内的教学大楼了,突然,陈梦阳紧紧地盯上了远远走来的一男一女,他们互相拉着手,一双影子宛如一对企鹅,低着头正一步步地向他们这里走来。“天仁,天仁,你看看那是谁。”方天仁听见,急忙放下鼠标,弯着身子往窗外看,因为他看见陈梦阳刚才挺着的身子一下子也弯了下来。顺着陈梦阳指的位置看去,方天仁一下子就发现了那两个人,心中不由得一阵紧张,幸好那个人很快就被楼挡住了,陈梦阳趁机又检查了一下门是否关紧。

  “看样子,他们也是往楼上来了,这事闹的,可不能和他们碰面啊。”陈梦阳赶快又把电脑音响关掉,耳朵贴着门听外面的动静,果然不一会儿,他就听到了轻踩楼梯的声音和程干才奇特的说话声,声音越来越清,越来越近,他的心也越来越紧张。渐渐的,他又觉得耳边的声音变小了,又越来越远。“还好,他们上楼去了……嗳,你以前没有见过他们吗?”陈梦阳走过来,长叹一口气说道,方天仁坐在电脑前一动不动,似在发呆,好大一会儿他才回过神来说:“没有的,或许是没注意吧,他们保密的可厉害吧,全班上竟然无人知道,这事真怪。”

  “咚,咚……”从头上传来皮鞋落地的声音,吓得两人都呆坐在原地不动,陈梦阳一句话还没说完就咽了回去,方天仁这次的反应倒快,忙跑到窗台前竖起耳朵侦听起来,“他们这就在咱头上干起来了?”方天仁似有些不信,却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因为不一会他们俩就清晰地听到了床板“吱,吱,吱”的扭动声和急促的呻吟伴着轻微的叫声,在这寂静的夜里,连寒冷都是僵死的夜里,惟有他们不知是幸福还是痛苦的声响在空气中扩散。楼房是安静的,陈梦阳和方天仁也是静默的,温暖的月光穿不透厚厚的窗帘,只有偷着钻进来的冷风带着男女混杂的气味。整个世界也是静的,仿佛都在聆听由这对男女学生演奏出来的独特音乐,因为他们是大学生,有着较多的文化修养 ,又因为他们不只是大学生,而且还是很前卫的青年人,于是又多添了几分渴望和好奇。

  “别听了,我老乡他们来了。”方天仁说着准备去开门,陈梦阳便乘机端坐到了电脑桌前,佯装玩起了他的3DMAX,心里却依然想着楼上的程干才他俩。

  “Hi,你好,梦阳,难得光临啊。”来人进门就直向陈梦阳打招呼,身后是一位女子,肩上挎着一个白包,冷得直发抖,她向两人打完招呼就直接进里屋去了,接着就感到了电热炉散出的暖气。“小齐,发财了教咱几招吧,让咱哥们也风光风光。”陈梦阳早知道他在市里一家公司兼职一年多了,收入还不错,于是向他开玩笑说。“你们不是吃这饭的料,还是踏实学习吧。”他肯定地答道,将身上的棉衣脱下来撂在桌子上。

  “哪里不比这强,南方随便两千多工资,我介绍你去我朋友那里,你试试就知道了。”他滔滔不绝地说着,陈梦阳则直觉他具有了一个痞子所有的一切,只当是耳边风罢了,自他第一次在舞会上认识他起,交往虽不多,对他的人品却了如指掌,不就是撑着老子的钱泡女人吗?

  “这话我可记住了啊,别到时却翻脸不认人噢!”陈梦阳则给他抬抬威风,对这种人迎合才是最大的尊重。

  “我们该走了,不然路上遇劫匪就惨了。”陈梦阳用眼光看看方天仁,向小齐说道。

  “一定,一定。”陈梦阳说着拉开们,两人一前一后出了门,那个女的听说他们要走,也跟着送了出来,方天仁急拦住他的老乡,不让声张,拉起陈梦阳轻步下了楼。四楼的宿舍窗户还没有熄灯,陈梦阳和方天仁相视一笑,惭愧地走出了居民楼。

  从实习点回来,已到元旦放假时间,附近的学生们为图方便,直接从工厂乘车回家去了。然而毕竟是元旦,不是长假,马上意味着就要考试,还有一周时间,决定这学期生命攸关的大考就要来临了,如果没有万分的把握,最好还是呆在学校,做做小抄,背背书,及格是不成问题的。然而越是没有把握的人,越是不把考试放在眼里,陈梦阳不久前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应该列入这一类学生,多次的考场经验,他已经总结出了几条必胜信条:学的不比抄的,抄的不如偷看的,偷的不如通上级关系的,但这些手段他一样也不行,就连他必用的抄也是战前练兵,派不上用场,至今还没有练出一套过硬的作弊功夫来。于是,杨艳的一个邀请,假日第一天他们就骑车去了市内的龙泉公园。

  陈梦阳一直搞不清楚,女人会把男人搞得死心塌地、没一点脾气,他心里一直在嘀咕,李金羽你是碰上什么桃花运,有那么漂亮的姑娘跟着你,还不用你操心花费,你上辈子是积德了,不只陈梦阳,他们班上的人谁不羡慕老李攀上那个女朋友呢。都说老李是球场情场两得意,殊不知她那女朋友实是冲着他的一手好球而跟着的。女人天生爱运动的男人,所有人都这么说,连他们的英语老师也这么认为,难怪球场上看球的女生多,抱衣服拿矿泉水的女人更多,“这世道变坏了!”从不打球的西格哀叹说,陈梦阳只是苦笑,他不相信,女人们的眼光都会出奇的一致,只看表面不观本质,容易被某些现象所迷惑,不能看到男人静态美的一面。

  240宿舍今天很冷清,先前过节度假,他们都是一起游玩野炊的,享受着大团圆的幸福生活,两个女人的闯入,打破了他们美好的梦,小胖和方天仁早早地起来跑教室了,韩佳荣原本有班上的女孩子请他逛街的,可他推辞说已经约了人去玩,吃了早饭便跟西格去侍尚公司了。西格昨晚透露了侍尚公司组织了一场演出,元旦期间专门奉献给员工的,是小莉打了电话叫西格和他的朋友一起过去,李金羽还在睡梦中,就听到他女朋友甜甜的呼唤声了,草草洗完脸,两人就共度早餐去了。

  “没什么呀,元旦嘛,新一年的开始。”杨艳不知道是故意在躲避,还是真的想不出今天有什么特殊的意义来。

  “九九啊,久久,多好的含义,它预示着每个人的生命也是无限的,情人们爱情长久,朋友们友谊长存,它也意味着咱们的情谊如流水不断。嗳,丫头,我们来共同祈祷吧。”陈梦阳痴痴地看着脚下的龙泉水,水是结成冰的,几只坏船停在岸边,被冰困住了大半身,对岸原是一片森林,如今也只有一些松柏无力地耷拉着。

  “祈祷什么?”杨艳低声说着,被陈梦阳的神情有所感染,虽然沐浴着温暖的阳光,可身上仍感到有些微冷。

  “但愿吧,我们都不是那种虚幻的人,我会很好珍惜咱们的感情的,未来是什么,我们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

  陈梦阳被她问得突然,不知如何是好,他深知杨艳一直在逃避自己的感情,她怎么会突然冒出这样的一句话呢?如果没有这个“情”字,我们早已成了最要好的朋友呢,可是对她,我不能没有这个“情”。曾经,我们都心如明镜地保持着一种同事加朋友关系,但也都明白,对方热烈的情之火一刻也没有息灭过,双方只能将人世间最美好的爱情藏在心底,却不知哪一天会开花结果。“我……我不能,”陈梦阳怔了半天,才说出话来,脸上却火似的烫。

  杨艳“扑哧”一声笑了,脸上泛着红晕,她料想到了陈梦阳会这样回答,虽然这也是她的心思,可让陈梦阳这样说出来,心中免不了有些失望,毕竟,她说这话时是认真的。她没有再言语,陈梦阳更不能说话,那样只会越说越尴尬,会让杨艳更加失望。

  “你没有那个胆量?”杨艳天真的笑着,想从他那张紧锁的脸上再次挖掘出一些东西来。

  “你……真坏,”她嘴一瞥,拳头重重地砸在陈梦阳的胸前,这次陈梦阳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两颗在彼此的笑声中贴得更近了。

  不止尝过一次爱情之苦的陈梦阳,面对这份向往已久的感情,突然失去了自我,再次陷入到苦恼之中,他站在杨艳身后,看着她痴迷地看风景的样子,真想扑上去将她紧紧抱住。可是有一种力量却在心里说:你不能,你不能做个无耻的人,于是他想到了小齐,想到了住在小齐楼上的程干才他们,他们无耻吗?不,他们生活得太幸福了,为什么要让自己承受这种苦难呢?为什么?杨艳到底在想些什么?她是喜欢我,还是拿我玩?不,她是真心爱我的,那又为何躲避呢?是的,她是模特,模特是大家的模特,是怕影响了自己的声誉?还是我的确配不上她?校花?校花怎么呢,难道她不是人,是人总有七情六欲的,是有情感的,是渴望男人的关怀和爱的……

  他自问自答,又自我否定,本就混浊的脑子越发混乱不清起来,眼前的人也不只是一个人,而是变成了许多不同的杨艳,忽远忽近地在他眼前跳舞。陈梦阳开始感到呼吸困难,腿脚发软,体内集聚着巨大的能量无处散发。突然,他再也控制不住那双手,猛地扑过去将那飘忽不定的影子紧紧合拢抱紧,脑子里飞快地闪过一个罪恶的念头便再也不肯放松。

  杨艳没有拒绝,也没有反抗,只感到身子瑟瑟发抖,像是不属于自己的,说不上是恐惧还是幸福的泪水从眼角跌落。她没有反应,静静地注视着远方,又像是在等待陈梦阳下的一个动作,因为她被他持久的紧抱感到些生疼了。陈梦阳却没有松手,只见他张开了嘴,喃喃地说:“丫头,原谅我吧。”

  “你好些了吗?”她没有回答他的话,微微一笑,说道,陈梦阳知道她并未生气,便放下心来,低下头埋在她的肩上,感觉着她的呼吸和气味。

  “给我读一首诗吧,不要情诗。”杨艳说着闭上了眼睛,细细的眉毛似动非动,黝黑的长发被陈梦阳抱在怀中,不能低头,只好仰起头来,脖子上的项链暴露在冬日的阳光下闪闪发亮。

  元旦过后,还有一周的复习时间,陈梦阳脑海中依然没有脱离与杨艳度过的每一刻时光,就不得不投入到繁忙的工作中去,这一周绝不能浪费在无味的复习当中,反正该会的已经会了,剩下的复习也是白搭,这么忙的时节,找一个请教问题的人也是难上加难,还不如办一些有用的事罢了。陈梦阳这边刚刚决定,就接到了学报编辑部老师的电话,一听是政治课王老师,忙向她问新年好,那边却急着催促他:你速到编辑室校稿子,这期的学报准备用你的稿子,陈梦阳听罢再也抑止不住内心的激动,飞奔出了生活区。

  走进红楼,陈梦阳下意识地想到了校报,以及自己校报记者的身份,可是自从开学以来,他就几乎与校报断了联系,校园里的新闻少得可怜,能上报的不过都是些口号文章,无病呻吟之类,这样的作文他造不出来。于是当他的站长即将毕业时,他甚至没得到一点消息就被另一位记者站长领导了。他偶尔也会写一些批评文章,发发牢骚、解解闷。他没有权力也没有理由去提辞职,惟有时间可以让他自动除名,或者是等待着下一轮选拔的到来。

  编辑室里挤满了好多人,有熟悉的电机系主任,政治教研室主任以及理论课的老师,更多的人他只是见过却对不上名来,可他敢认定,这些人都是各系、部的核心人物,陈梦阳在这么多大人物前不敢问话,便偷偷地钻过人群看见了里屋的王老师。

  “你把稿子拿回去仔细看一遍,如没有意见,就照此发表,如有意见,明天早上放学时间连同稿子交到这里。”陈梦阳还想再说什么,只见老师又忙别的去了,便说了声:“谢谢您,老师。”钻出人群走了。

  天气预报早就说,将有一股从新疆袭来的冷空气影响华北的大部分地区,同时伴随着降雪,将会有力缓解近来持续干燥的气候和暖冬天气,人们或许能感到冬天的脚步了,但这样苦等了几天仍不见雪的影子,倒是阳光一日烈比一日,于是希望又一次破灭了,北方的冬天又将无雪了。

  本学期最后一期校报发到了学生们手里,陈梦阳像往常一样翻阅着它,却对一个豆腐块大的文字心里“咯噔”了一下:在最近举行的记者招聘会上,新一届班子已经组建,电机系的名单里没了自己,同时也没了另外几个人,而且换了新人,只在末尾向老记者们表示感谢。惊讶之余陈梦阳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自己又不干事,占着人家的位置干吗?倒很为他们的举动欣慰起来。欣慰归欣慰,也同时成了他的一块心病。后来,他把这段经历写进了自己的日记:机会是自己争来的,别人不会把机会送给你,人最大的缺点是没有竞争的勇气,本应属于自己的东西就白白丢失了,长此以往,你将不再是你,陈梦阳啊陈梦阳,久而久之,怕是杨艳也会离开你的……

  杨艳帮陈梦阳收拾完文学社的事务之后,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学校,表演系早就放寒假了,是她主张留几天处理一点社内杂务的,陈梦阳整天忙于各种复习强化课,也就忘了忙碌在国金系楼下的杨艳。她是在思考了一个小时之后才决定与陈梦阳不辞而别的,在寒冷的格尔斯火车站,她犹豫了几次还是没有给陈梦阳打电话。车站是流动的竞技场,每年的春节回家都挤得要死,这次也不例外,终于费力九牛二虎之力挤进了车厢,当火车缓缓驶出站台,迷蒙的灯光照着她憔悴的面庞,想着此刻的他或许正在伏案学习,一个人孤独到深夜,杨艳再也不忍心去想这些,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夜色,宛如黑幕。

  多少年来,人们一直都没有放弃对爱的追求,即便爱是折磨,爱是痛苦,也不能终止对她的渴望。没有爱的青春,是不完美的,不完美的青春,怎能说是洁白、无暇的人生呢?

  校园里是冷清的,正如冬季是寒冷的,行走在满是落叶的草坪上,不再是宁静与悠闲,孤独与寂寞主宰着整个校园,人走楼空,一切都没了,空荡的校园惟有一个人还在疾驰,他疯狂地飞奔着,妄想冲破这死的阴暗,冷的气息。他发出的声音愈大,校园便显得愈加安静,他便愈加感到极大的恐惧,仿佛正有一张无形的手朝他伸来,拧住他的咽喉,然后使他慢慢窒息。终于,他控制不住要咆哮了,他要反抗,他正在积聚能量,他要大喊一声,可声音依然那么微小,连他自己也听不清。“丫头——”他鼓足了全身的劲,再一次亮起嗓子喊道,这次他听到了一个回声,远远地飘进他的耳朵,那么单调、凄凉,在高耸的树枝盘旋,消失。他呆住了,文学社的门把上不知何时贴了封条,他急促地揭开封纸,开门进了屋,桌子上的书报摆得整整齐齐,花瓶中垂着一朵凋零的月季。地是清扫过了的,这个平日里给他们温暖的小屋,此时也只有空荡和陌生,他随手抄起一本《追日》,下面压着几页稿纸,是杨艳临走前留下的。

  “梦阳,该做的活我都帮你做完了,我知道你的功课很紧,下学期又要实习,这些活儿拖到节后来就不好办了。莫雅来过几次,都没碰见你,她说让你回电话。或许她还会来找你。感谢你送给我的围巾,还有你带给我的快乐,我将终身难忘,有一件事没有告诉你,就是我已经不在侍尚公司上班了,我想静下心来好好读书,我也要向你学习嘛。我在学校网站看到你的论文了!真的,我应该为你庆贺,可知道你在忙着考试,所以就等到下学期吧。”

  “梦阳,临走前我总结了一下自己这学期的得失,发觉竟然有那么多不该发生的事,但是,你又给了我很多的快乐和帮助,所以就公平了。有时我觉得欠你的太多,想办法弥补时,你却认为我很无情。还有啊,我说过的,衣服要勤洗嘛,你是不适合穿牛仔衣服的,下一次我教你一些礼仪常识,全免费的!我们算是扯平了。”

  我姨妈从西藏给我回信了,我好久没有她的消息了,知道我为什么喜欢去西藏吗?我姨妈二十多年前去援藏建设,从此就留在那里了,她经常给我寄那里的照片,太美了,真的!你不会以为我又赶时髦吧?对了,今年如果有机会,我也会加入志愿者队伍的,先去那边锻炼一下,我有心理准备的噢。”

  “下学期我们要去广州实习,四月份才能到学校,你自己保重吧,别不关心自己的身体,文学社你就让莫雅多忙些吧,她能行的。一定要好好学习啊,我最讨厌那种不学无术的人呢,代我向社里人问好,还有我欠西格一顿饭,欠莫雅一场电影,你先帮我还了吧,回来我双倍赔给你。一个人在外注意点,大年三十我们约好网上聊吧,人家都团圆呢,你却一个人流浪在学校,坚持就是胜利啊。还记得吗?我们认识有两年了,找个时间咱们聚聚吧!不要给我打电话,电话费好贵的,写信可以,发E-mail也行,对了,我也有QQ号码了,有时间了,我们也QQ一下。”

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