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 - 5166 3258

010 - 5166 3259

返回新闻中心

柳絮纷飞珍惜“主动脉”小 冰

2019-10-26 19:45 人浏览 作者:AG

  今年的重阳假在星期一,与周末相连,是一个长周末。按计劃探亲,我们从香港乘高铁经广州到佛山。高铁站在西九龙,我家住新界,乘车加走路,平时大约七十分鐘。因为全港轨道交通瘫痪,我们提前三个小时出发,改乘巴士。巴士站好多街坊邻居,排着长龙,好不热闹!终於上车了,到了高铁站,用了三个半小时。

  来不及吃饭,也没饭吃,店舖闸门紧闭;来不及取车票,车快开了;来不及对工作人员说一句客套话,没时间。“别取票了,出示一下电子车票和身份证。进站吧,今天特殊!”港铁姐姐网开一面,给我们以超乎寻常的待遇。

  结果更糟,不但火车停运,就连来时坐的那趟巴士也停运。“乘出租车。”外子说。走向出租车站,当远远看见那条等车长龙时,我们傻眼了。“那不等到地老天荒!还不知道车资要多少,昨天ZQ提示过,她从高铁站返回在沙田的家,出租车向她要价一千元。据此类推,到我们家岂不是两三千?”我说。

  没有火车,没有巴士,出租车要等,还贵。外子拿起电话向朋友求救。朋友很厚道,他听了二话不说,即便自己在外地出差,也让夫人关老师来接我们,不至於在车站过夜了。

  “我快到了,我们在哪裏会合呀?”关老师问。在哪裏会合呢,高铁站这麼多出口?我们根据一位港铁姐姐的建议,走到站外。

  站外无人,车子一辆接一辆地呼啸而过,却不见关老师和她的车。事情有时候就是这样,彼此就在附近,却你找不到我,我找不到你。我们焦头烂额。

  说时迟,那时快,一位穿制服的港铁哥哥从站内走出来,问:“有咩嘢可以帮到你哋呢?”他听我们叙述,又听电话裏关老师的叙述。“知了,你唔使过来,我带佢哋来。”拉着行李箱,跟着港铁哥哥,一阵小跑似的走了大约三四分鐘,看见前面一辆车子闪着应急灯,又见关老师兴奋地向我们招手。

  这两天高铁站,数万人挤在那裏,港铁的哥哥姐姐们要回答多少问题,面对多少抱怨呢?他们一定很累了,但还不忘主动为我们服务。

  车子路过旺角,行人稀少,不夜城的风采已经不再。商店打烊,店门紧闭,一些十字街口的红绿灯被废了功能。开着车,小心翼翼地穿街过巷,胆战心惊地左避右让,关老师说:“没有红绿灯指示,我也敢开车。没有规矩,战战兢兢,真不可思议!”平常繁忙的吐露港大道上,这一天没有巴士往来,看见的唯一一辆,顶上显示“暂停载客”。

  分手前,我把带回的蔬菜分一半给关老师,说:“超市不开门,但愿明天就开了,可是谁知道呢!得备战备荒为家人。”话一出口,淒凉感升起。在混乱可能出现的时候,在不知道要发生什麼事情的日子,夜晚外出,需要做出艰难的决断。能开车来接我们的人,够哥们儿!

  “保重自己,保重家人!”这是近来不少人道别时的规範用语。发生了太多的事,一件来不及消化又是一件。

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