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 - 5166 3258

010 - 5166 3259

返回新闻中心

世界级机场群建设的东京经验

2019-09-12 19:38 人浏览 作者:AG

  法国地理学家J·戈特曼认为,城市群最突出的功能是枢纽功能和孵化器两大功能。东京作为全球最繁忙的地区之一,拥有两大机场,分别是羽田机场和成田机场。2017年12月12日日本机场大厦公司(JAT)宣布在东京羽田机场试用机器人服务,包括机场安全机器人、物流机器人、翻译和机场信息传递机器人、原型声学认证机器人等。

  法国地理学家J戈特曼认为,城市群最突出的功能是枢纽功能和孵化器两大功能。承担这两大功能,世界级的城市群往往需要世界级机场群提供国际性的交通基础支撑。

  今年2月发布的《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明确,将在大湾区建设世界级机场群。今年7月,中国民用航空局与上海市政府签署《关于推进新时代上海民航高质量发展战略合作协议》,加快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和上海航空枢纽建设,打造以上海浦东、虹桥两机场为主轴的长三角世界级机场群。

  以东京为中心的日本太平洋沿岸城市群,从东京湾的千叶开始,经东京,横滨、静冈、名古屋、大阪、神户直达北九州的长崎,呈条带状。这个带状城市群长约600公里,宽约100公里,占地面积约10万平方公里,占全国总面积的31.7%,人口将近7000万,占日本总人口的61%,全日本11个人口在100万以上的大城市中有10个在该大都市圈内,它集中了日本工业企业和工业就业人数的三分之二、工业产值的四分之三和国民收入的三分之二。东京是日本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也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经济实力最强的城市聚集体之一。

  羽田机场位于东京市大田区东南端,距离东京火车站15公里,始建于1931年,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为美军所接管。1952年,羽田机场再次开放,作为首都东京航空运输的出入门户,经营国际和国内航空客货运输业务。1978年成田机场建成后,羽田机场成为日本国内航线跑道投入使用,随商务需求增长,陆续开通国际航线月,羽田国际航线起降量增加,不但有亚洲国家的定期航线,还有欧洲东南亚各国等长距离航线年旅客吞吐量全球排名第4位。

  在管理体制方面,羽田机场属于“上下分离”模式,即机场的所有权和管理权归属国家,跑道、滑行道、停机坪和空管设施等由国家负责建设和管理,同时引入民间资本对航站楼进行建设和经营。目前,羽田机场航站楼的建设、租赁、商业和餐饮等由日本机场大厦株式会社(JAT)及东京国际机场航站楼株式会社(TIAT)负责,并保证楼内供水、供电、设施正常运转,还负责楼内安保、防灾、危机管理,但不涉及航空运输业务。航空公司向机场租赁工作区域及服务设施,自行负责楼内地面服务和安全检查。航站楼所在的土地所有权归属国家,JAT及TIAT需要对国家支付土地使用费。

  成田机场位于千叶县成田市,距离东京火车站60公里,始建于1966年,1978年投入运营。占地总面积1.6万亩,拥有3座航站楼和2条跑道。成田机场主要负责国际航线月低成本航站楼投入使用。在旅客运输规模方面,2017年成田机场旅客吞吐量为3862.3万人次,其中国际旅客占比达到80.5%。

  成田机场管理体制方面属于“上下一体”模式,即所有权和经营权都归属成田国际机场株式会社。

  东京地区的羽田机场和成田机场并非由一个主体实施统一管理,但在协同管理方面同样取得了一定经验。

  一是政府政策调控力度大。日本国土交通省交通政策审议会就两场职责和定位提出,羽田机场作为国内航空网的枢纽机场充分发挥着其作用,就国际航线而言,也要满足高需求商务航线和深夜凌晨的市场需求;成田机场拥有并不断充实着国际航空网络,同时也在努力增强连接国内航线转机的能力。国土交通省还决定东京两大机场的成长战略,将羽田机场年航班总量提升到44.7万架次,其中,国际航班起降量提升到9万架次,其白天的增量时刻主要用于满足以欧美及中距离亚洲航线为目标开展有较高需求的商务航线;将成田机场航班总量提升到30万架次,通过建设高速铁路缩短地面交通时间,确立成田机场作为亚洲数一数二的枢纽机场地位,特别是亚洲到北美的国际枢纽功能。

  二是两场功能定位逐步调整。东京机场群在1978年成田机场启用后,确立了羽田机场承担国内航线、成田机场承担国际航线的划分方法。当时主要考虑国际航线航程较长,旅客对成田机场地面交通时间较长不会太敏感。近年来,这种分工方式逐渐显现出不合理的地方。由于国际经济交流日益繁忙,越来越多的商务人士对成田机场感到不方便,尤其是国际中短程航线,商务人士希望能够更加方便快捷地到达东京市中心。国土交通省担心这种分工方式会成为日本经济发展的瓶颈,于是不断增加羽田机场的国际航线航班,实现东京两场的双向发展,不断满足航空市场的需求。

  三是机场收费施行差异化标准。东京两场的收费价格管理体制不同,羽田机场的起降费、旅客设施使用费等收费标准由国土交通省制定,成田机场的起降费、旅客设施使用费等收费标准由成田机场公司制定。虽然价格决定主体不同,但两场收费标准还是呈现出差异化的特征。在人均机场综合收费(含起降费、航空公司收费、旅客收费等)上,成田机场收费指数为100,而羽田机场的收费指数为127;在国际航线起降费上,成田机场收费指数为100,而羽田机场的收费指数为155。

  四是地面交通网络比较完善。羽田机场拥有单轨电车、京急电铁、机场大巴等公共交通方式,成田机场拥有日本铁路、京成电铁、机场大巴等公共交通方式,每月召开地面交通机关会议,研究机场与铁路、大巴、出租车等其他交通方式的相互协调。其中,羽田机场旅客利用轨道交通的占61.3%,成田机场旅客利用轨道交通的占34%。由于两场之间的中转旅客并不多,连接两场的轨道交通没有成为考虑的重点。

  东京两大机场积极应用前沿技术,在提升机场运行效率和品牌建设方面起到了一定作用。

  2017年12月12日日本机场大厦公司(JAT)宣布在东京羽田机场试用机器人服务,包括机场安全机器人、物流机器人、翻译和机场信息传递机器人、原型声学认证机器人等。JAT表示,这些机器人旨在协助到达羽田机场的国际游客,使机场能够在人力短缺的情况下保持高服务水平,预计更多机器人将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前投入使用。

  2018年1月31日,日本国土交通省(MLITT)在东京羽田机场举行了成立不久的“航空创新公私营联络委员会”的首次会议。包括航空公司,机场运营商,海关官员在内的140名与会者讨论了如何在人力资源紧张的情况下进一步增加国际旅客吞吐量。该委员会制定了在机场使用先进的自动化技术设备的计划,包括生物识别技术、大数据、物联网、面部识别、机器人技术、人工智能和无人地面车辆等。具体使用方法将包括部署自动驾驶巴士将乘客从机场候机楼运送至飞机,使用机器人装卸飞机的行李和货物等。该项计划将从羽田机场开始,随后逐步扩展覆盖到成田机场、大阪关西国际机场、仙台机场和冲绳那霸机场。

  2018年2月2日,成田国际机场公司宣布计划与东日本电报电话公司合作,在东京成田机场进行空置显示优化(VDO)传感器和信息显示设备的试运行,VDO系统将通过乘客终端部署的屏幕和智能手机更新,向乘客显示有关成田美食广场设施的空座位信息。

  2018年2月22日,成田国际机场公司宣布计划实施快速旅行项目,以加速和增强东京成田机场的安全检查程序。该项计划是由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为成田国际机场研究并实施。成田国际机场也是IATA咨询公司快速旅行服务的第一个客户。

  项目包括扩大T1和T2航站楼的安全检查区域,并在T1安装四个额外的安全检查通道,在T2安装两个额外的安全检查通道。同时为需要进一步检查的物品部署自动行李物品分拣系统,并部署自动转盘检索系统。

  成田国际机场的目标是在2019财年完成该项目,以为2020年东京奥运会带来旅客增长做准备。在完成快速旅行项目后,成田国际机场公司计划在东京成田机场1号航站楼和2号航站楼安装乘客调节系统(PRS)设施。该系统有望增强安全性并加快旅客吞吐量过程。

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