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 - 5166 3258

010 - 5166 3259

返回新闻中心

财税早班车 实名制下为何还是有那么多“假公司”“假法人”?给

2019-08-04 12:27 人浏览 作者:AG

  原标题:财税早班车 实名制下为何还是有那么多“假公司”“假法人”?给我们哪些警示?

  每天八分钟,知晓财税事。大家早上好,今天是2019年8月1日星期四,我是主播伟凡,下面请您享用由《亿企学会》APP为您准备的财税早餐。

  很多人都接到过大量的165、171开头的诈骗电话问要不要发票,或者是诈骗分子发来的网络链接,说明这类违法行为仍旧猖獗。可是这些发票又都是可查的真发票,那么开发票的那些公司就不怕被查么?那些公司实名制的法人难道就不怕被追究法律责任么?

  对于电信网络诈骗,不管是什么手法,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步,就是让受害人向一个银行账户里转账,这些银行账户有的是个人银行卡号,有的是企业账户。如果受害人一旦把钱打过去,诈骗分子就会迅速地把这个银行卡里的钱取走。那么这些银行卡号和企业账户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呢?

  7月25号央视的焦点访谈为我们揭开了谜底(当然违法犯罪分子的方法多样,谜底不只这一种)。

  虽然节目说的是电信诈骗的银行卡来源,但是我们知道,这些“甲公司”的营业执照不单可以办银行卡,还能干很多事情。

  今天我们也来一起看看,也提醒下身边的家人朋友,不要去相信所谓的“借身份证赚钱”,以及所谓的安全无风险的开票和洗钱手段,无风险的是人家,因为好多都是在境外操作,而到头来倒霉的就是国内的委托人、参与人和替罪羊。

  前不久,公安机关侦破一个在境内办卡、境外实施诈骗的特大买卖银行卡犯罪网络。公安机关缴获了银行卡和对公账户,所有的账户都是“成套”出现,所谓“成套”,意味着不仅仅包括银行卡本身,还包括了U盾、密码、以及手机卡。而成套对公账户,也包括了公司的所有信息:营业执照、对公银行账户、公章一应俱全。

  广西崇左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副支队长何伟说:“行动当天就查获了大概4500套银行卡和600多套企业对公资料,银行卡跟企业对公资料大概有220公斤重,这只是这个窝点7天左右的量。”

  在网络搜索,确实看到不少平台上都有人发布信息招募人员办理银行卡,有人询问情况,表示愿意用自己的信息办卡并出售。

  河南焦作的孔某某就是在网络上看到了类似的信息,招工广告说不用干活,办银行卡,一张卡每月300块钱。

  不用辛苦工作,仅仅是出售自己的银行卡就能够拿到一笔费用。这样的差事,类似于天上掉馅饼,孔某某动了心。他跟儿子商量,遭到了反对。

  尽管儿子在最初表示反对,孔某某还是用自己的身份办理了银行卡,不仅如此,他还说服家人也办了银行卡出售,一共是38张。

  孔某某卖了自己和家人的38张银行卡,价格是8000多元,他被警方以涉嫌妨害信用卡管理罪逮捕。

  所谓对公账户,也就是企业所使用的账户。使用对公账户进行诈骗,欺骗性更强,并且对公账户的管理比银行卡要更复杂一些,因此对公账户的价格也更高。那么,是什么样的企业愿意把自己的账户信息出售呢?

  犯罪嫌疑人潘某某说:“也是找外面的那些中介,有人专门提供所谓的法人代表。就是用他们的名义注册公司,把钱给找法人的中介。”

  做企业的法人代表,这原本是要承担风险和责任的工作,也被他们说的是轻轻松松就能挣钱的事儿。

  一个中介在招募的时候承诺,十天2000元,每天50元钱的生活费,十个工作日,去广州配合老板拿到营业执照,只要签字就行了。

  出面、签字,这的确是办理对公账户的所谓“法人代表”们所要做的事情。除此之外,再无障碍。

  据知情人透露,拿营业执照可以不到场,但是去银行开户的时候肯定是要到场的,这是别人没有办法替代的。一般不会问什么,基本上要知道办公地点,做什么的,现场拍个照就可以了,填一下信息。

  办理营业执照和对公账户并不需要复杂的审核,就这样,中介把这些人交给潘某某这样的公司,潘某某办理营业执照,申请企业账户,然后把账户出售。而这些人,就只靠签签字,到银行露露脸,就把钱赚了。

  2000块钱就打发了这些人,而用他们的信息办理的企业对公账户,却以翻了数倍的价格出售。

  广西崇左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副支队长何伟说:“一套企业对公账户可以以八千到一万块钱的价格收购下来,转卖到菲律宾的话,大概是一万五一套,卖给菲律宾的卡商。”

  警方调查发现,由于国内对于网络电信诈骗打击力度大,这些银行卡和对公账户都不是在境内使用,而是被犯罪嫌疑人千方百计转移到了境外。

  凭祥位于中国和越南的交界。口岸的这边是中国,那边一关之隔就到了越南。蒋某某就是在这里将银行卡和对公账户运出去。

  大量的银行卡和对公账户被源源不断地运往境外被用于诈骗收取赃款。不过,也有的办卡人不满足于出售账户的几千元,他们盯上了自己卡里的诈骗所得。

  境外的诈骗分子自然不能允许这样的现象发生,为了避免出现这样的情况,他们要求这些中介要安排一些人作为“担保人”到境外,实质上也就是扣押“人质”,防止出现黑吃黑的情况。柳某某就曾是这样的一名“担保人”。

  看似只是用自己的身份信息办卡、办账户,当把银行卡和对公账户出售给诈骗分子,这些人也走上了违法犯罪的道路。

  社科院法学研究所刑法研究室教授刘仁文说:“正常情况下他为什么要给你钱,买你这些东西,实际上可以推断出来他是要从事违法犯罪活动的。尽管刑法上没有针对这种行为专门的犯罪规定,但是如果明知道对方要利用这些信息去从事违法犯罪活动,仍然把这些信息贩卖给对方,这是有可能构成共同犯罪的,他就要承担刑事责任。”

  公安部刑侦局局长刘忠义说:“下一步我们正在和国务院部级联席会议沟通研究,监管部门、银监局、银行的各部门现在都很重视,也跟我们一起联合联系研究解决问题的方案。前几次开会研究一系列的工作措施和模式,现在按照这个部署和安排制定详细措施,往下工作。”

  此次打击特大买卖银行卡犯罪网络,警方一举抓获犯罪嫌疑人600多名,缴获银行卡11000多张、企业对公账户1800多个。这是近年来,公安机关一次性抓获贩卡人员和查扣银行卡最多,成效最大的集中打击行动。我们看到:银行卡随意买卖、泛滥成灾,已成为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多发高发的重要原因。只有各部门联手,拿出有效办法,才能有力震慑此类犯罪。同时也要提醒公众,出售个人银行卡或者充当所谓的“法人代表”,只能是占小便宜惹烦。

  本文来源:央视网 毛头鹰 由亿企学会整理发布,如对版权有异议,请联系后台删除。

AG